中工娱乐

“宝藏歌手”登台《流淌的歌声》第三季

江美琪:我在音乐上一直很“叛逆”

来源:羊城晚报
2021-12-01 13:09:57
咪乐|粉色|直播 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原标题: “宝藏歌手”登台《流淌的歌声》第三季(引题)

  江美琪:我在音乐上一直很“叛逆”(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大型原创时代记忆音乐文化节目《流淌的歌声》第三季正在热播。

  9月3日21时10分,由江美琪、林志炫、黄品源、孟慧圆担任时代传唱团嘉宾的“一路有你”主题节目将登陆广东卫视。节目录制期间,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小美”江美琪,听这位出道20余年,手握17张专辑的歌手分享自己“一直中断又一直重启”的音乐路程和“从台北到北京”的生活转变。

  2021年对江美琪来说是突破自我的一年

  江美琪的代表作《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推出20年

  江美琪说自己常被误解“脸很臭,很酷,很拽”

  谈歌路:唱情歌但不单单唱爱情

  说起江美琪,总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一首首娓娓道来的情歌。《那年的情书》《路人》《想起》……曲曲哀婉动人。

  代表作《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推出20年,不仅生命力持久、传唱不衰,更被奉为“异地恋人必听曲目”。如今,登上《流淌的歌声》第三季舞台,致敬自己的这首经典之作,江美琪表示,随着人生际遇的丰富,自己对这首歌也有了超越爱情范围,更为宽广的领悟和理解。

  羊城晚报:《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可以算是大陆歌迷对你最熟悉的一首歌,这首歌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江美琪:这首歌对我的音乐路程来说其实是蛮重要的。我的第一张专辑《我爱王菲》相对“重”一点,偏抒情摇滚。后来,《我多么羡慕你》开启了我的情歌之路,直到唱了《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才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了我。

  羊城晚报:这首歌2001年推出,今年刚好满20周年,现在唱和以前唱,你会有不同的感触吗?

  江美琪:以前,我在唱这首歌更多的是针对爱情。事实上,进棚录这首歌的时候,我刚好失恋,所以录起来也特别有感觉。现在,经历过人生的起起伏伏,再去诠释这首歌时,我多了很多关于亲情的联想在里面,我会投射在我的父亲身上——他突发疾病很突然地离开了我,我会边唱边想起跟他在一起的回忆。所以,我觉得这首歌还蛮宽阔的,不止是爱情,友情、亲情都可以投射在里面。

  羊城晚报:本期《流淌的歌声》节目主题是“一路有你”,关于这个“你”,你如何理解?

  江美琪:我觉得歌迷、家人、朋友几乎都包含在内。坚持20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容易,歌迷要支持一个歌手超过20年更不容易。

  我的歌唱事业有中断过蛮多次的,因为合约问题、公司改组,或回归家庭。一直被打断,但是又能不断重新开始,这个过程中,“死忠歌迷”的支持和陪伴,真的给我很大的力量,当然我的家人也给我很多的支持,这也是我最大的动力之一。

  羊城晚报:此次录制《流淌的歌声》,你跟同为“宝藏歌手”的孟慧圆重聚,又跟林志炫同台,还要跟黄品源一起合作《美丽的神话》,舞台感受如何?

  江美琪:尽管之前跟志炫哥和品源哥在活动场合当中碰到过很多次,但在舞台上一同演出,这是第一次。彩排的时候,与品源哥合唱让我有一种圆梦的感觉,念书时期我就常听他的歌,没想到如今可以合作。看到孟慧圆我也很开心,参加《谁是宝藏歌手》让我们成为好朋友,我们有共同的微信群。她对音乐的诠释能力,我觉得超乎了她的年龄,情绪蛮饱满的,她的中低音也非常好听,我还蛮期待她接下来的新作品。

  说转变:以前的我有点“玻璃心”

  眼下,江美琪正忙于筹备自己出道20余年来在大陆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她渴望“在不同的城市,遇到不同的歌迷,拥有不同的回忆。”不仅如此,鲜少上综艺的她,参加了《谁是宝藏歌手》《流淌的歌声》等多档综艺,并从台北搬迁到北京生活,她表示:“我觉得2021年对我来说是突破自我的一年。”

  羊城晚报:成为歌迷眼中的“情歌代言人”,这会给你带来困扰还是带来自豪?

  江美琪:我觉得我和情歌算是一种互相选择,它的确让更多人认识我,也可能我的声音特质或者诠释方式会让情歌更有感觉。我不排斥这种评价,但我也不会因此否定我其他的音乐作品,音乐其实很广。我内心很喜欢轻摇滚的东西,每一张专辑我都有放我自己想要的音乐在里面。在自己的喜好和市场的接受度之间,我还是有取得平衡。事实上,我在音乐上一直都很“叛逆”,上一张专辑《面具》甚至包含了一些重摇滚的元素。“自我突破”这件事情一直存在于我的音乐里。

  羊城晚报:经历过传统唱片时代的歌手往往会有“销量焦虑”,现在这个指标好像模糊了起来。如今,你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来做音乐呢?

  江美琪:我现在做音乐还是蛮舒服的状态。我以前会很在意销量,现在做音乐反而会比较轻松,我指的“轻松”是心情轻松,你不会有太多数字的压力,我觉得当你用心又自在地做音乐,别人感受到了,自然会凝聚起力量来支持你,就真诚地去表达自己的感受就好了。

  羊城晚报:曾经介意的一些评价,比如“歌红人不红”“不够漂亮”,你现在释然了吗?

  江美琪:以前我真的会因为这些评价很受伤,也会因此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好。可是现在我更庆幸的是自己有留下一些大家熟悉的、能被记得的、能陪伴大家感动大家的作品。我觉得这才是当歌手的本分,我是有做到这点的。“人红不红”“漂不漂亮”我现在没有那么在意了,我更关注的是能不能继续有新的作品感动大家。对歌手这个角色来说,音乐作品留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羊城晚报:你曾说“时间在跑,我们要努力跟上”,心中时常会有这种要“要跑起来”的紧迫感吗?

  江美琪:不是紧迫感,而是刺激我要往前的动力。当看到一些很有拼劲的年轻音乐人的时候,会让我想起以前的自己,年少时参加歌唱比赛想出道的那种心和动力又回来了。这种感觉其实是很棒的。

  话现状:移居北京探索新的成长和能量

  2015年,江美琪与同为音乐人的林振益结婚生子。此后,江美琪有将近3年时间淡出歌坛,以便专心陪伴孩子成长。如今,重出江湖的她,独自来到北京生活,学习京片子、儿化音,搭乘地铁逛平价大卖场,还经常拍Vlog与歌迷分享生活点滴,并开始尝试练习舞蹈与拳击。

  曾常以“社恐”自居的她,慢慢学会放松并接纳自己。而这一切转变,她认为“既来自家庭的温暖、爱人的支持,更来自自己内心的成长和能量”。

  羊城晚报:从台北移居北京,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如何?

  江美琪:我发现我在北京还蛮多朋友的,我不觉得孤单。这里的生活很便利、很舒服,我还常骑着脚踏车去我想要去的地方,去探索、感受这个城市。其实我是一个适应力蛮强的人,比起以前,我可能成长了。我觉得唯一比较没办法适应的就是我的儿子不在身边,我家人不在身边。所以我每天都会用视频跟他们聊天。

  羊城晚报:跟小朋友分开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江美琪:这次是最久的,已经有4个月的时间。3月底,我就到长沙录影了,然后又到北京,接下来恐怕还有蛮长的时间。本来家人也要一起过来,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没办法,所以就看看下半年的情况。

  羊城晚报:作为一个母亲,你如何对抗这种关于分离的焦虑?

  江美琪:我的先生真的是我的强心针,他把孩子和家庭照顾得很好,尽管他自己的工作也很忙碌,每天都在网络上跟员工开会。我常常说要当艺人的另一半不容易,要去面对、承受和牺牲很多,但我的先生一直都很支持我。而且,在音乐上,他作为音乐制作人,不仅是我演唱会的音乐总监,还给我很多的帮助和想法。我们蛮互补的,我真的很感恩。

  羊城晚报:儿子睦睦马上满6岁了,他是一个怎样的小朋友?陪他长大的过程中,你有何收获?

  江美琪:人际交往这一块,我儿子比我强太多了。他是一个很爱讲话的人,很喜欢聊天。而且他聊天对象的年龄层非常广的,小至比他还小的妹妹,大到老人、长辈,他都可以聊得好开心。

  这点我要跟他学习,会表达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以前很多事情都放在心里不去沟通,所以常被误解,被说“脸很臭,很酷,很拽”,觉得我不好接近。但那可能是因为我害怕跟人家交流给自己的保护色,真正熟识之后,大家就发现我的真实性格跟外在呈现的天壤之别。

  羊城晚报:请用三个关键词来形容一下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江美琪:学习、惬意跟思念。“惬意”是因为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跟以前不太一样,可以脱离妻子、母亲的角色,有更多独处的时间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学习”是指回到舞台上,很多事情对我来说很新鲜、很好奇,我去吸收了新的刺激,包括新的音乐构思。“思念”也是必然的,尽管觉得自由但还是会想念家人,会想要抱抱儿子。这是我现在的状态。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