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烛光纪念日
趋势专家·企业推广·网营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专题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灾区娃娃救助行动

  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山东日照安康家园里,生活着522名四川灾区的孩子,其中338名是地震孤儿。再过一个多月,他们将结束在日照的生活,全部回到四川。离别的日子即将来临,孩子们现在生活得还好吗?日前,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搜狐网联合走进了日照安康家园,去看望许许多多张微笑的面孔。

日照安康家园升旗仪式
日照安康家园升旗仪式
 

 


 

  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山东日照安康家园里,生活着522名四川灾区的孩子,其中338名是地震孤儿。这群孩子年龄小的刚上幼儿园,大的已上初中三年级。学前班的7名,上小学的256名,念中学的259名。这些孩子分别来自四川地震灾区的10个州(市)的31个县(区)、182个乡(镇)、340个自然村。

  再过一个多月,他们将结束在日照的生活,全部回到四川。新的永久性的“安康家园”定址在四川双流县。 全部主体工程将在今年5月8日全部完成。

  孩子们回来后,将入读新建的新棠湖小学和扩建的九江中学。新棠湖小学和安康家园占地65.5亩,安康家园建筑面积7530平方米,可安置400名学生住宿和生活。而扩建的九江中学则能满足330名学生食宿。

  离别的日子即将来临,孩子们现在生活得还好吗?日前,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搜狐网联合组织的采访活动中,本报记者走进了日照安康家园。

  文、图/本报记者 杜安娜

  山东,日照市,日照钢铁生活区。

  熹微的阳光驱散了冬日的最后一丝寒意,地面的湿气也瞬间蒸发。下午放学时分,522名孩子被几辆大巴送了回来。因为是周末,操场格外“闹腾”。

  一墙之外,几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正蹲在沙地上专心地玩着“过家家”,她们一点也没意识到刚才驶过的巴士上透出无比艳羡的目光。小女孩偶尔好奇地回头听听墙内传来的音乐和笑声,她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生活着一群与她们命运截然不同的灾区孤儿。

  522名灾区孩子的家园

  在旁人看来,55岁的齐建新有些精力过人,每天早上5时起床上网,除了查看网页外,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浏览他QQ好友的博客空间,以及空间留言,这是他探测孩子们内心的“体温计”。

  他正是这522名孩子的“孩子王”。在日照钢铁生活区,这个占地50亩,拥有4幢住宅楼,192套住房的“安康家园”相对独立,配套投资2000多万元。

  日照安康家园,是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为地震灾区孤儿建造的新家。目前,也是全国最大的地震孤儿收纳基地。

  据了解,这4幢住宅楼本是日照钢铁为职工修建的家属楼,去年四川地震时刚建成,并已经分配到个人。地震发生后又被紧急“召回”,作为安置四川地震孤儿的临时住处。

  作为园长的齐建新已经和孩子们的生活完全同步,每天吃饭时间,他都要去食堂转悠两圈,下午放学他也到操场上“凑凑热闹”。

  孩子们住在三室一厅或两室一厅的公寓里,很多孩子说,这里比他们在老家的条件好。室内有电视、电话, 24小时热水。每套居室有一名经过培训的阿姨负责孩子的生活起居。

  “现在,我想考哈佛”

  11岁的小女孩邓文豪有着超出年龄的镇定。回忆起去年从四川出发去日照的那天,她坐在大巴上,不敢看送别的姑妈的眼睛,“多看一眼就要哭了”,后来整个车上的孩子都默默地哭了。她的父母都在地震中遇难了。现在,她可以很坦然地回忆地震当天的情形。

  地震时,她正在北川县曲山小学上课,在离学校步行仅20分钟路程的家中,年幼的妹妹随着父母永远离开了她。

  地震发生后,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被前来找寻的父母接走,一直等到晚上都没见到父母的身影,她开始一点点绝望。跟着学校的大队伍步行到北川中学临时安置点,她和老师同学们都睡在露天的操场上,底下垫着一块纸板,淋着稀疏的小雨。

  “有的背靠背,有的躺在别人腿上,什么样的姿势都有”,但她“一晚上都没睡着”,“看着老师偷偷地抹泪,她的孩子也被地震夺走了生命”。

  她说自己很幸运,当时第一批被接到绵阳九洲体育馆,“我一路观察,沿途的土坯房全部都塌了,真的很可怕”。到体育馆后,每天都会有家长拿着条子来找孩子,我就一直等,“每天绕着体育馆到处找,希望在人群中能看到爸爸妈妈”。直到有一天,“姨妈在电视上看见没人认领的我,才把我接走”。

  听说北川的奶奶还健在,“姨妈他们带着我回到奶奶家,正式告诉我爸爸妈妈遇难了”。“虽然有预感,但心还是特别难受。那天我几乎没有吃饭,一直哭。”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变得沉默寡言,不爱和周围的人交流,没有一点心情学习。后来,在周围朋友的鼓励下,“我感觉爸爸妈妈在天上看着我,我要好好地活,于是我又开始恢复信心,课堂上开始大胆发言,竞选班长。”

  邓文豪说,来山东时,她就对未来想得很清楚。“以前读书是想赚钱给爸爸妈妈买房子,自己当博士。”但现在读书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以前想着考清华,现在我想考哈佛,”邓文豪坚毅地说,“现在自己的心越来越大了”。

  邓文豪现在是日照实验小学5年级一班的班长,在她的宿舍里,贴满了参加各种演讲比赛、作文竞赛的奖状。

  如果每一个孩子都像这样,安康家园的工作也许就没那么棘手了。孩子们刚到山东的时候,齐建新的神经着实紧张了一阵子。

  “孩子们刚到的时候非常脆弱,什么样的事情都发生过”,因为不放心,齐建新养成了每天一早上网看孩子们空间的习惯。

  去年刚开学时,来自青川苏河乡的苏绍志把整个“安康家园”闹翻了天。那时,他才刚到日照一个月时间,就和另外一个同学“谋划”逃走。后来安康家园出动了60多名老师才把他从火车站“抓”了回来。

  对自己的这次“壮举”,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悔,“如果当时安康家园允许我们自由出入的话,我肯定不会跑的”,已经回四川念书的他很怀念那个对他管教严格的“安康妈妈”,还有曾经在日照生活的场景。

  与苏绍志同班的赵花容,这个来自绵阳安县的乖巧女孩,曾一度难以从丧亲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地震后,她开始记日记,“几乎每天都写,写着写着就哭了,里面全部都是思念。”当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会想到过去的事,“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

 

关键词:灾区 救助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