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人物 > 正文

体育精神 运动励志|看,赛场上的“飞碟侠侣”!记上海射击队的曲日东和王兰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李元春     作者:李元春     编辑:江妍     2021-10-16 12:24 | |
咪乐|直播|app|下载苹果ios 哈尔滨万达宝马娱雪乐园作为哈尔滨市松北区教育体育和卫生计划生育局确定的松北区(哈尔滨新区)雪上项目唯一训练基地,自6月起,将面向全市高校、中小学青少年分批开展滑雪课程进校园活动,努力推动我市形成全社会积极参与冰雪运动的良好氛围。

  53岁的曲日东自己也没想到,本想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就退役的他,居然一直打到了今天。这次全运会的飞碟比赛,“老枪”曲日东以上海队教练兼队员的身份出战——从1997年的八运会开始,这已经是他的第七届全运会。而他的妻子王兰也是上海射击队的教练,每次出战全运会,这对夫妇都会联袂出战,可谓“打虎一家人,上阵老夫妻”。

王兰与曲日东-李铭珅_副本.jpg

图说:王兰(左)和曲日东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这次全运会,出战男子飞碟双向的曲日东成绩不太好,妻子王兰在接受新民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老曲是到了该放下枪的时候了。


一杆老枪


  中国射击界不乏年龄超过50岁的“老枪”,但曲日东无疑是成绩最好、名气最大的那一个。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练射击已经快40年了,之所以到现在还放不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热爱和责任,“自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张山之后,中国在飞碟项目上还没拿过奥运会金牌,我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不管是我,还是我培养的队员,希望能在奥运会上再夺金牌,这个想法支撑我打到了现在。”

曲日东观看队员比赛-李铭珅_副本.jpg

图说:曲日东观看队员比赛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其实曲日东属于大器晚成的选手,在上海射击队,年龄比他小十岁的胡斌渊和金迪,都比他先进入国家队、先登上奥运赛场。这三人,也是过去十几年中国男子飞碟项目中的门面人物,更是上海队在全运赛场上争金夺银的主力:2001年九运会冠军是胡斌渊,2005年十运会冠军是曲日东,2009年十一运会冠军是金迪……在飞碟这个千钧一发、偶然性极大的项目上,连续20多年保持高水平实属不易,但上海队的这三名老将都做到了,今年的全运会他们悉数出战。

  是运动员,也是教练员,一个人操着两份心,这20多年,曲日东就是这么过来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曲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训练时打完全程哪怕仅失掉一靶也会不满意,结束后会独自一人留在靶场琢磨动作,自我纠正。而为了上海和中国的射击事业,老曲也付出许多——以前在国家队时南征北战,只能留妻子一个人在上海,直到自己快40岁了,他和妻子才要了孩子。用王兰的话说,曲日东是个对事业非常执着的人,甚至可以为了飞碟舍弃一切,“为了国家这个‘大家’,我们牺牲‘小家’也是值得的。”

曲日东在北京奥运会-新华社0816AL76_副本.jpg

图说:曲日东在北京奥运会 新华社资料图

  曲日东说,自己这十几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教练岗位上,打枪已经成了“副业”,而让他自豪的是,上海飞碟队成绩一直不错,“这么多年除了奥运冠军没有拿到,其他国际国内的冠军我们都拿过了”。


一对搭档


  2005年的江苏十运会上,曲日东夺得飞碟双向冠军,当时赛后他就说要把这块金牌送给妻子作礼物:“这几年我都在国家队训练,妻子一个人在上海承受很多。真的,我心里很过意不去,这枚金牌也算是对她的回报吧。”

王兰指导队员-李铭珅_副本.jpg

图说:王兰指导队员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曲日东和王兰结婚多年,又都是上海队的教练,但是这么多年,两人却过着一种比较奇特的生活:天天见面却又天各一方。白天训练和比赛时,两人是好同事、好搭档,齐心协力搞事业;但到了晚上,这对夫妻却要按照队里规定住在各自的寝室里,只有周六放假才会一起回家住。“我们平时都住在莘庄的训练基地里,以前他是四楼,我是五楼,现在他是四楼,我是六楼。”王兰说,自己夫妻俩大多数时间都住在队里,所以两人心里对女儿总有一份亏欠,“我们对她的陪伴和照顾很少,所以孩子在性格上有些内向,学习能力也不是很强。”

  去年开始,曲日东夫妇把上初中的女儿带上了射击这条路,王兰说,可能是受遗传基因和潜移默化的影响,女儿在飞碟多向这个项目中展露出了一定的潜力,“她已经在市二少体校练了一年,如果打得好的话将来能进入上海队,我们一家人也可以有更多时间在一起。”

王兰与曲日东2-李铭珅_副本.jpg

图说:王兰(左)和曲日东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全运会飞碟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上海队还没有金牌入账,这让曲日东有些惭愧:“应该说,我们从训练安排以及对场地、气候的适应上,都做得不太好,影响了最后的成绩。”但是在王兰看来,丈夫已经为这次比赛付出了许多。“说实话他年龄也大了,又要打比赛,又要带队员,强度一大,身体就跟不上了,也影响了比赛的发挥。”王兰透露,刚来西安时连着几天下雨,曲日东有点感冒,“而且他本身有高血压,之前一直是吃药控制的,但这次为了比赛已经停药一个星期,只能通过体育锻炼来控制血压,身体状态不太好。”

  王兰说,夫妻俩之前有过交流,丈夫在这次全运会之后要告别运动员身份了,“尽管从他内心来讲,肯定是舍不得的,但是打全运会肯定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安安心心培养运动员也不错。”(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李元春 西安今日电)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